天涯明月刀趣说八荒 从前有一个丐帮

作者:逍遥客栈 来源:逍遥客栈 发布时间:2017-09-05 18:33:31

天涯明月刀 天涯明月刀捏脸 天涯明月刀大脚下载

哈哈哈壮哉我大丐帮嗝——咳咳该醒醒了老师点名你了葫芦娃!!!

  从前有一个喝了假酒的丐帮,操着葫芦满世界跑,一言不合就欺男霸女,以为自己天下无敌。毕竟丐帮可是天下第一大帮,敢称第二就没人敢称第一,你要敢称第一我一口酒葫芦喷不死你也能砸死你。哈哈哈壮哉我大丐帮嗝——咳咳该醒醒了老师点名你了葫芦娃!!!

  说到这个丐帮,就得说说他那个煮熟了的情缘还能飞了的故事。在这个故事里,丐帮一进天刀其实就已经和一个天香小姐姐约定好要做对方的情缘,而且这个约定还是天香小姐姐进天刀前死乞白赖求来的,谁料一朝突变,这货居然选了个丐帮,天香小姐姐传送来看见这个绿色的矮冬瓜沉默了半晌,也挣扎了半晌,仍是不愿意放弃,就问丐帮能不能删号重新选一个门派,哪怕是太白她也认了。

  岂料这货不知道从哪里吃来的秤砣铁了心,死活不同意换门派,这天香小姐姐给气的啊,她换服换号就是为了这货结果这货居然选了个丐帮,完全没前途的好伐!最后天香小姐姐一气之下删号又回到了之前的服,再也没理过这个丐帮。

  其实丐帮也无辜得很。明明是她拉着他非得玩这个游戏,说要在里面做他情缘,结果她又挑这挑那,真是烦得要死。所以丐帮对她的离开也没多大感觉,但看着屏幕的小丐帮他也不由对这款游戏产生了几分好奇,于是就怀着猎奇的心思开始了他的天刀之旅。

  前期纯属单机游戏,打怪升级打怪升级,丐帮心想这一路过去的剧情还成,直到后面副本之路开启,丐帮就觉得自己可能真的是要乞讨为生了,因为实在是惨不忍睹。

  “不要丐帮不要丐帮”

  “啊?是个丐帮T了吧T了吧”

  “q1就开,丐拒”

  ……

  那时的丐帮微妙地感觉天香离开他是对的。啊去你的当然不是对的他大丐帮天下无敌欺男霸女谁人敢拦?副本越是不好打,丐帮反而脾气越倔,跟它怼上了,他还就不信这丐帮他玩不6!

  丐帮并不清楚,那个时候丐帮刚被调整没多久,很多人也在那个时候一气之下a了游戏,致使丐帮人数刷刷刷地往下降,入丐帮的萌新也少了,许多丐帮弟子玩得不快活也换了门派,哪怕是抠脚香这种也无所谓了,玩得厉害玩得痛快就行。

  他那个时候也是傻兮兮的,选丐帮时也不知怎么的脑袋一抽觉得屏幕上的矮冬瓜像是厨房里的菠菜,意外地觉得有几分萌感,然后就成为了广大矮冬瓜中的一员。直到后来即使发现这个职业不好玩,也拽得和二五八万一样,总觉得自己再努力一点就一定能称霸天刀扬名全服。

  事实上他就是个单机的丐帮,过着咸鱼一样的日子,连风景党也算不上,唯一的爱好就是插旗,虽然打不过,但是打得特别狠一个劲向前冲向前攻击,只要自己没死就一定把对方往死里打哈哈哈嗝然后他就被人打死了。

  现实总是比想象中还要惨烈。每当看着比自己厉害的人总是会觉得自己要是想的话就一定能成为牛逼哄哄不得了的大人物。游戏里也是如此。

  丐帮每天都跟喝了假酒一样,总觉得自己技术很好,插旗只差一点就赢了。

  这样傻的丐帮,每天过着单机一样的日子。而这样的日子,终于在他成功拜师之后彻底终结了。

  那是阳光明媚的一天,一个天香跟他插旗,请他不吝赐教,然后他就被虐了。

  【当前】

  天香:嘤嘤嘤你怎么打得那么凶啊qwq

  丐帮:……那你不还是赢了

  天香:嘤嘤嘤你都不让着我

  丐帮:……从来不让。

  天香:嘤嘤嘤你好凶要不要做我徒弟啊

  丐帮:???

  天香:我可以教你怎么玩丐帮然后你就变得更凶就可以保护我啦~

  丐帮可耻地被撩动了,少男心一下子炸裂,然后痛痛快快地拜了师,成为了钢板香师父的第六个弟子。

  师父的人缘贼好,以至于身为师父座下六弟子的丐帮也多了好些朋友,也为他的天涯单机刀画上了一个句号。

  时间一直向前跑着,丐帮也在师父和亲友的帮助下成长到了一个可以碾压别人的高度,每天扛着酒葫芦在天刀满世界晃悠,他依旧觉得自己天下无敌可以随便欺男霸女,但是又多了一点不同的感觉。

  以前啊,他总觉得自己心里憋着一口气,不服输还可倔,他要不是天下无敌就对不起他现在憋着的这一口气。现在呢?他过得很快活很舒心,亲友环绕,他觉得他是天下无敌是再正常不过了,因为,他有了最坚实的后盾,就像无论做什么都有人撑腰了一样,哪怕是被开红还可以叫亲友帮忙了哈哈哈嗝!

  或许,这就是天涯单机刀和天涯亲友刀最大的区别了吧。

  哈?你问他有没有情缘?当然是有的!我大丐帮弟子怎么能没有温柔善良可爱大方撒得了娇卖得了萌的情缘缘呢简直是好笑哈哈哈哈哈哈嗝好吧说实话情缘缘这种生物他当然没有。

  至于原因,为什么要有呢?没有情缘就不能玩天刀了吗?什么?你说不能?没发现一大群单身狗正磨刀霍霍地赶来吗?(单身狗们磨刀霍霍向猪羊:说吧你想怎么死)

  瞧我丐帮多潇洒,一缕清风一壶酒!醉卧荆湖旁,管他是矮冬瓜还是葫芦娃,我大丐帮的迷之信仰又岂是尔等可以理解的?

  “葫芦娃葫芦娃一根藤上七个瓜风吹雨打也不怕啊啊啊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