愿虽天涯一方也各自安好 天刀短篇小说

作者:锦鲤抄梨音 来源:天刀APP 发布时间:2017-09-20 18:29:15

天涯明月刀 天涯明月刀捏脸 天涯明月刀大脚下载

天香谷的花,每一年都开的繁华,微风轻轻吹过,漫天的花瓣在空中飞舞着,只是梨音倾尽所有去救的妹妹,还是死了,死在了她的面前。

  【一】

  司音离开了。

  我们见到她时,大约已经走了有四五天了。离开的时候她身穿鲜红的嫁衣,画着精致的妆容,眉间一点朱砂,躺在冰棺里,仿佛只是睡着了一般。只是那不再跳动的脉搏,确确实实告诉我,司音她,死了。

  我将她的死讯特地飞鸽传书给远在巴蜀的明川,明川爱她爱了那么久,可惜她却一直不懂明川的心意。我看看躺在棺椁里的司音 “也好,死了也好……”

  师父说,终归她是天香门下的弟子,便安排我们将她好生葬在万花谷。师父说这话时,声音起伏倒也还算平静,只是一夜之间,师父似乎苍老了许多,眼神也无了往日的光彩。

  发现她死的第三天,柔阳师妹告诉我,明川师兄将司音师姐的尸体一把火烧了。彼时我正打算倒杯水喝,壶里的水沿着杯子的边缘缓慢溢出,那样滚烫的水却没把我烫醒,柔阳连推了我几次,方才觉得痛。

  “明川呢?”

  “带着骨灰走了…”大概是从没见过我这样失神,柔阳有点胆怯地说。

  “这样啊…”我呢喃了一句。

  司音死后的一个多月,师父疾病缠身,虽有药可医,但师父不愿医治,不久后便仙逝了。

  【二】

  再次见到他,是在师父的灵堂里。我以为自己会忍不住去杀了他,但事实是我反倒平静的很,世上于我最亲近的人都已经去了,他的死又能把谁换回来么?

  那时天香谷外,司音救了一位气息奄奄的男子,大概是因为他容貌俊朗的缘故,一向以色为名的司音对他格外上心。每每我去为他疗伤,在门外总能听到她叽叽咋咋的声音,有时是在给他讲天香谷的事,有时是给他唱支歌。

  或许是他命不该绝,原本要死的人,竟一天天的呼吸平稳了。

  那天他醒来时窗外的桃花开的正盛,虽然人依旧虚弱,但眼里却满满的柔情温润,他看着趴在他床沿呼呼大睡的司音良久。

  直到司音迷迷糊糊醒的醒来,迷蒙中还没反应过来便听到一个低沉的声音说“我在昏迷中便想,你是个什么样子,原来竟是这般可爱的小女孩么?”

  灵堂上,他如木偶般缓步向我走来,手指紧紧的扣在掌心,眼神中带着恳求的希冀。

  “阿音呢?我听别人胡言…”他声音有些嘶哑。

  “怎么是胡言,司音她确实死了。”我打断他的话。

  他的瞳孔骤然紧缩,眉毛紧紧的拧在一起,咬紧牙根控制住全身的颤抖,我看到有血从他紧握的拳中慢慢流了下来,一滴一滴打在灵堂冰冷的石砖上。

  “墓呢…”他沉默了好久,终于艰难的开口。

  “无墓。”

  “无墓…那…我接她回去。”

  “肖公子。”我冷冷的看着他。“司音她是——尸骨无存。”

  我忽然就觉得可笑,他这个样子到底算什么?司音活着的时候,抛弃一切、孤身一人在偌大的江湖寻找他的时候,他在哪里?

  【三】

  他醒来后,身体渐好,虽有余毒却不至伤他性命。

  不过多久天香谷便上下皆知,向来顽劣的司音爱上了这个外面来的俊朗的肖公子。他身穿墨绿长衫,眉眼间尽是温润,而她正值豆蔻年华,天真烂漫,满满的情意从她眼中流露出来。那时万花坪百花盛开,微风徐来,空中吹散开了片片花瓣,远远望去两人站在一起倒如水墨画一般,也般配的紧…

  “胡闹!”我记忆中,师父对她极为纵容,犯什么错师父都舍不得骂她。那天她被罚跪在殿中央,眼里虽含着泪水,却仍旧倔强的对我说“师姐,我喜欢肖大哥为什么不能嫁给他?”

  我看着她道 “天香弟子,只要终身不嫁便可容颜不老。”我记得我摸了摸她的头发,也记得她像炸毛的刺猬般气呼呼地甩开我的手,嚷嚷着她才不稀罕!

  “我喜欢肖大哥,他也说我是个可爱的女孩子,为什么我不能嫁给他?!”司音不死心的再次问了我,我并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她。她垂下了头,她也知道原因…

  肖被请下山的第二天,司音失踪了,房间里空荡荡的,显然事先收拾了包袱。桌上的宣纸上只留下一句“师父,徒儿不孝,不能继承芳华谷了。”

  再见司音的时候,是一年后,她跪在大殿上,求师父给她不老丹。我在殿上与她擦肩,她眼里有些倔强的悲伤。

  我停在她身边“你过得好不好?”

  她手指轻微颤抖了一下,低垂的头微微的点了点……

  【四】

  那天他在天香谷住下,就在他受伤时司音彻夜守着他的房间,也是司音死去的地方。我站在窗外看见跳动的灯烛把他的影子照在窗纸上,他就坐在床沿,有个女孩儿曾经趴在那儿,给他讲了无数个天香谷的故事,为他唱了一支又一支歌谣……

  我过去的时候,听到他在自言自语 “我昏迷中便在想,你是个什么样子,原来竟是这么可爱的小女孩么…?”

  仿佛那个呼呼大睡的女孩还在那里。

  “她说的喜欢我,要嫁与我…”

  我起手拨了拨灯芯,烛花跳动的更厉害了,我淡淡道 “她偷了不老丹,当是为了你吧?”

  “那时,馨儿毒发苍老得更快了,她就躺在我怀里,一天一天的消瘦,我……”他像是回忆起了多么痛苦的事情。

  我看着他,每句话都在想要怎么报复他才能让他知道我的痛。他的爱人要死去,便拿我的……我的师妹的命来换么?

  “师父自然是不许的,把司音锁在密室,她逃出后便闯了四灵阵。”

  我看着他薄唇开始颤动,你原来也是知道四灵阵的威力,也是知道心痛的啊?

  “难得的是,她竟没死在里面,我们在四灵阵外找到她时,她身上没有一处好的,我们在她身上没有找到不老丹,反倒是她手里紧紧握着一个木簪,怎么拿也拿不出来。”

  我看着他苍白的脸,笑道:“肖公子可知这木簪的来历么?”

  【五】

  那是司音的十九岁生日,那一年她找到了她的肖大哥,也遇见了他爱的女人。

  挽馨是个很美的女子,虽是重病,但躺在床上也格外的好看娴静。她倚着软枕,温柔的看着司音“你便是司音吧,肖彦跟我提过你。”

  司音对她这个'情敌'丝毫都讨厌不起来,相反是满满的心疼。她抚摸着司音的头发温柔而又虚弱道“我已病重,怕是无太多时日,待我走后你便替我照顾他好不好?”

  司音不明白,这么好的一个女子怎么就要生病死了呢?那肖大哥该怎么办?一想到这司音的眼泪就簌簌的掉,摇着头。

  那天她与她的肖大哥坐在山顶,看着满天的星辰,他修长的手指漫不经心地在削着什么,司音就坐在他身边。

  他终于开口“阿音,你是个可爱的女孩子,我心里也挺喜欢你,只是我的心早就属于馨儿。”

  他抚了抚司音额头的碎发,将手里削好的木簪插在她乌黑柔密的发丝中道“今晚过后,你便回天香谷去,将我忘掉吧。” 他声音里还是溺爱一般。“欠你的,肖大哥下辈子再还给你好不好?”

  看着他离去的背影,司音终于还是没能压抑住自己,抱着双膝小声的哭了出来,仅有的呜咽声也被山上的风撕的零碎…

  天快亮时,司音取下那个木簪,那是一支桃花的形状,像极了天香谷内的桃花。

  【六】

  “她醒来后,身子还虚弱的厉害,那天天香谷下着大雨,她就跪在殿外,不停地磕头求师父允许她出谷,磕破了头,也跪破了衣裙。 ”

  我打开窗户,窗外的桃花簌簌的飘落,夜晚的风吹的人心冷。“后来,先师也被气的吐了口血,说‘让她走!”只是一个多月后她又回来了,倒在天香谷外,脸色泛白,唇上一点颜色也没有,虚弱的对着我笑:师姐,这次我不乱跑了。”

  我回头定定的看着他,尽我所能平静的问 “肖公子,司音当初虽因四灵阵受伤却不至死,怎么她回来的时候,心头血就没了?!”只是我终究抑不住眼中的泪水,走到他面前复又斥道“你说,音儿的心头血怎么就没了!”

  他喉结颤动的厉害,声音嘶哑“她那时候回来,说她找到了医治馨儿的药方,馨儿的毒我寻边天下也不曾找到过解药…”

  “我当时看她身体似乎不好,让她把药方给我,我来煎药。她不肯…说天香谷秘方不能外传。”

  我忽然就明白了,当初为什么找不到不老丹,原本是以为司音没有拿到,原来竟是被她吃下了么…?

  “大约一周多,馨儿的身体越发的好了起来,可阿音走路却已经开始有些虚浮了。”

  我忍不住冷笑“虚浮?她若不是死撑着,怕也活不到回谷吧。”

  他不再理我,只是自言自语道:“馨儿日复一日的好起来后,阿音待在房间里说想要休息几天…”

  她是偷偷的走的,走的时候拿出了一套她亲手做的嫁衣,放在了挽馨儿的枕边。她希望她的肖大哥幸福,却做不到亲口祝福他们。祝福他们白头偕老,祝福他们儿孙满堂。

  我忽然就想起了那天,我去为她把脉,她像是童言无忌,又像是痴情无比的道“师姐,若是我能早生十年就好了,我就能早些遇见他,即便是中了毒活不了多久也挺好。然后他在天香谷遇见馨姐姐,抚着她的头发,替她簪上木簪道:‘你是个可爱的女孩子,我也挺喜欢你的,可是我的心早就属于阿音,你回去便把我忘了吧。”

  “肖公子,阿音走的时候,穿着红嫁衣。”

  “她想要你跟那个女子白头偕老,也多想自己做你的新娘。”

  我忽然很羡慕司音,说她不成熟也好,傻也罢,但她确确实实在告诉那个人,自己很喜欢他,什么代价都可以,哪怕是命呢。

  他抬起头,那双漆黑的眸子里有了一丝光亮,一把抓住我的手腕道“你明明说她尸骨无存的,她没死对不对,她在躲着我对不对?”

  忽然,我就不那么恨他了。这一辈子他都会记得司音,会记得有这么一个小女孩,给他那么干净的喜欢。可是他再也得不到了。

  “她死了,一把火烧了,明川带她走了。她以前总想着下山看襄州的云,秦川的雪,巴蜀的山…”我看着他的眼睛一瞬间黯然,看着他踉踉跄跄的走出去…

  他不会回来了,我知道。

  【七】

  我在大殿之上,看着所有的天香弟子站在两侧,如此的盛状,是天香谷继承仪式的时候才有的。八荒弟子纷纷前来祝贺,我看着这盛大的仪式心里却无悲无喜。

  听人说,肖彦最终找到了她,在秦川的杜鹃岗,明川把她的骨灰撒遍了她曾经想去的地方,只留下了一个小小青花瓷瓶的骨灰。

  肖彦找到明川时,听江湖人说他们在杜鹃岗打的厉害,没有任何招式就是男人之间的拳头。只是听人说,后来肖彦把一个小瓷瓶紧紧护在胸口任由明川怎么打都不再还手。明川泪流满面却狂笑不止,每一拳都拼尽全力的砸在肖彦身上,口中不停的吼道“你怎么不去陪她!你怎么还不去陪她!”

  我接过天香掌门之印,两侧人海,天香弟子盈盈一拜,一声叩见掌门在天香谷上空久久回荡。

  “姐姐,爹爹以前说的继任掌门就是上面的那位吗?”糯糯的声音听起来十分可爱。“不是,那位原本定下来的掌门死了。”“死了?就像阿娘一样么?”

  为她解释的姑娘,摸了摸她的头发说“墨儿,她们只是去了很远的地方。”

  墨儿忽闪的眼睛继续问道“那上面这个掌门叫什么名字呀。”

  “她叫梨音。”

  墨儿允着手指道“听爹爹说以前的那个叫司音呢…”

  我看到空中一瓣桃花飘卷沉浮,最终缓缓落在我的掌心里。

  我记忆中又浮现出了那天,阿音和肖在花海中的模样。司音眼中的崇拜和爱意,肖彦眼中的温柔与宠溺,让所有人都以为会是段美好的爱情…

  两年后天香谷新任掌门梨音也死了,仅在位两年。谷中人皆道梨音是个没有感情的人,与自己一同长大的师妹死了,竟不曾流过一滴泪,不曾表现出一次难过,仿佛死的是个不相干的外人。

  她应该早就知道自己大限将至了,所以临走时选出了新任谷主,将谷中打理的井井有条,跟往日一样给花丛浇了水,为自己沏了壶茶,整理了衣衫便睡去了。

  当年司音闯了四灵阵,本就活不成了,梨音不敢与师父说,私自用禁术以命续命,才将司音救活。

  后来本就只剩半条命的梨音,看到司音回来后心头血又没了,一句话也没说,只一个人看护了昏迷的司音一晚上,一个人默默的说着小时候的事。

  她说:“音儿,我从小便不如你讨人欢喜,阿娘走之前让我好好照顾你,可是姐姐没做到,让你磕磕绊绊受了那么多伤。”

  梨音摸了摸她的额头,从未见过她如此温柔:“一定很痛吧?你放心,姐姐会救你的。等你醒后姐姐应该很快就可以去找阿娘了,这次你要好好爱护自己,多多珍重… ”

  两年后梨音便死了,只是到死都没人知道她说的这些话,也没人知道她这条命原来是为司音没的。

  天香谷的花,每一年都开的繁华,微风轻轻吹过,漫天的花瓣在空中飞舞着,只是梨音倾尽所有去救的妹妹,还是死了,死在了她的面前。

  (锦鲤抄梨音送给徒弟紫卿的故事,愿虽天涯一方也各自安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