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天涯明月刀OL  > 更胜春朝?盘点那些天刀中的无边秋色

更胜春朝?盘点那些天刀中的无边秋色

天涯明月刀OL 逍遥客栈 2017-10-17 18:53:14

  挥别了良夜明月,秋日的萧瑟滋味还未来得及细品,涌动寒潮就已经携着倒错季节的问候悄然而至,边远地区甚至迎来了不期而遇的初雪。说起“秋天”,古往今来已经有太多文人骚客将其作为诗歌意象极尽笔墨,既有王维“空山新雨后,天气晚来秋”之高爽,也有李商隐“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之冷落,有李煜“春花秋月何时了”的愁苦伤怀,更有辛弃疾“却道天凉好个秋”的难言心事……

  而今天我们的主题是去天刀江湖中寻访另一位诗人眼中,与众不同的秋。

  每逢时令节庆,天刀中最热闹的地方一定是开封城,游人如织的御街换上了新妆,与巍峨皇宫遥相辉映,尽情展现独属于天刀的别致风情。节日场景装扮无疑是天刀延续了两年的优秀传统,不但应时、应景、应节,更成为凝聚游戏文化的一种符号——大好河山、四时如画,尽浓缩于这方圆之间,或许这正是美术团队几年如一日妆点开封的用意吧。

  如此苦心孤诣的手笔,自然成为我们观览江湖秋景的第一站。开封城中的造景地势设有高低落差,更显错落有致——环树而汇的溪流自石涧湍急直下,开阔的观景台又由小桥勾连,浑然一体。站在主台拱桥向远处看去,映目俱是秋叶焜黄,虽不比春花艳丽,却别有一股沉稳观感,而下方圆池边缘立有近似日本鸟居的牌坊建筑,在落叶水色的映衬下颇有意趣,两条岁月感十足的石板路在牌坊前交汇,进而延伸出一条直道通向秋色更浓处,两三游人零星散布,或择石而卧,或摇扇伫立,各得其乐。仔细留心其实不难发现,天刀中的节日场景装扮其实和古典园林的建造有异曲同工之处,皆是「将山、水、植物、建筑等加以构配而组合成的源于自然又高于自然的有机整体,将人工美和自然美巧妙结合——摘自《中国古典园林建筑特点和形式》」,而又得益于悠扬宛转的背景音乐,这样一场关于秋的声色盛宴,怎能不令人沉醉呢?

  除了紧随四时变幻的开封御街,江湖上另有一处秋色留驻的地图,那便是徐海。沧桑寂寥似乎是徐海的设计主题,这里遍布层林尽染的白桦树,三分秋霜醉红,七分叠翠流金,便是徐海映像。踱步飞仙岭,这股交融的秋季色彩更是显著,脚下是枯败的衰草,远处是气势雄浑的连天雪山,整副景色犹如一名英雄垂暮的刀客,岁月磨砺之下仍藏有一线摄人的凌厉寒锋,虽有些不近人情的味道,却也暗暗使人萌生探究其过往故事的冲动,这便是徐海。

  之所以徐海具有如此这般的地图风格,想来与坐落于此的神刀堂有莫大的关系。神刀堂的门派概念源自古龙小说《边城浪子》,堂主路小佳本就是一名不羁浪子,却恪守自己的侠义正道,喜食花生的他虽然有着杀手的不良身份,但从不伤及无辜,而神刀堂其实背负着一段兄弟阋墙的血泪史,原堂主白天羽曾遭旧部暗算而含恨,但接掌神刀的路小佳并没有因为这番惨痛教训而疏远亲信门众,反而广交良友,宽厚治下,对于宵小之流虽心软却不手软,神武门中有食人恶癖的郝厨子的拇指正是被路小佳所削去,这也正是神刀堂能成为武林正道栋梁,与其他诸门并称八荒的原因之一。

  回顾完神刀堂的门派历史,再饱览眼前景色,是否会觉得这原本风马牛不相及的两者却显得如此契合?

  巴蜀层峦叠嶂的险峰间,也藏有一抹秋色——只消在夜半时分,披着朦胧月色来到唐门翠海畔,便可看到一盏高挑红烛静照着停泊的客舟,两旁随风摇曳的枯树残枝,在苍白月色映照下分显凄凉,而远处便是唐门高楼广厦露出林间的飞檐斗拱。想来千年前的姑苏凉夜也应是这样一番景象,皎月将落未落,四周寒意凌然,愁眠的落魄书生枕着耳畔的警世钟声,在名落孙山的失意情绪中书就了千古名篇……

  自古逢秋悲寂寥,我言秋日胜春朝。晴空一鹤排云上,便引诗情到碧霄。诗豪刘禹锡眼中的秋色如此豪情洋溢,而天刀江湖中风姿万千的秋景也不遑多让,不妨扫却心头悲秋之情,用豁达心态去拥抱游戏和现实,别辜负了这丰收时节的盛情!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