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8首页  > 天涯明月刀OL  > 多情却被无情恼 天刀NPC的单相思

多情却被无情恼 天刀NPC的单相思

天涯明月刀OL 逍遥客栈 2017-10-19 18:03:27

  武侠故事中多有刀光剑影的厮杀情节,亦常见花前月下的缱绻桥段,江湖儿女的爱恨一如出鞘刀剑般果决利落,而“君既无心我便休”无疑是个中人物面对毫无回应的情感时,惯用的骄傲态度。但也不乏痴男怨女,仍固执谱写着自己一往情深的单相思,纵流水无情,复无怨怼。本期攻略就让我们一品天刀NPC苦涩而又甜蜜的单恋滋味。

  “明明是三个人的电影,我却始终不能有姓名”——白云轩

  东越万象门风云际会,血衣蛊的阴谋凭借佳人素手锋芒而得逞,武林第一人的结局悬而未决,随着剧情发展,白云轩的悲苦江湖路却已至尽头,可惜直到最后,她仍未如愿逃脱命运捉弄,那自以为的圆满爱情实则是另一个恶意玩笑。

  若为天刀中NPC的痴情程度列一个排行榜,白云轩应该是当仁不让的榜首,她为自己飞蛾扑火的爱意牺牲了太多:未来天香谷的掌门地位、众多姐妹情分,以及梁知音的殷切厚望。

  这场豪赌却以一败涂地告终,难怪连白云轩也自嘲:活得像个笑话。

  回顾白云轩的生平不难发现,她确实有无辜之处:原以为此生都将奉献于天香谷,却遭逢公子羽步步算计,落入诱人的情感圈套,致使初开的情窦错付,在这场以获取青囊书为目标展开的骗局中,白云轩一直都处于非常被动的位置。固然有些情难自已的意思,但这并不能掩盖白云轩的自私之处,她为追随公子羽舍弃了太多东西,同时也辜负了最不该辜负的人——梁知音。

  梁知音对白云轩倾注了很深的感情,其实是将她当作外孙女般看待,这层隔辈亲的关系源自白云轩的生母,也是梁知音的第一个弟子,顾晚静。本为渔女的顾晚静曾为梁知音所救,后又将其带回天香谷安顿,彼时桑柴子病逝不久,可想而知,与顾晚静相依为命的那段时日,为痛失挚爱的梁知音带去了多少慰藉。自天香立派又过去若多年,顾晚静嫁人定居杭州,所生女儿的名字也是由亲自赶来相贺的梁知音拍板——集器宇轩昂与云淡风轻之意的“白云轩”。后来长大成人的白云轩拜入天香,梁知音对她更是寄予厚望,直到看出少女心事,替她向公子羽提亲,仍满心欢喜想要把全天香最好的东西给她,想来唯有杏林经典,青囊书,也正遂公子羽的醉翁之意。青囊书可以算是天香谷立派之本,也是梁知音与桑柴子曾经沧海的见证,而梁知音愿将其作为白云轩的嫁妆,更胜血缘的亲情可见一斑。

  而后白云轩毅然出走,为追随公子羽不惜加入青龙会,甘愿沦为爪牙,继续无果的单相思,抱着浪子回头的期许在明月山庄坐拥寂寞,甚至连梁知音重病在床也不见她回谷探望一眼,这样想来,那抹曾在七夕良夜独立绿汀的孤艳身影似乎并不值得可怜,活成笑话亦是自斟自饮。

  白云轩与公子羽,他们之间有的,本就是一段建立在骗局之上的虚妄过往,而万象门中的绝情一剑,来的未免太晚了些。

  “我还傻傻等到奇迹出现的那一天”——孤魂断肠

  神武门中,五大三粗的孤魂断肠每每在伏诛之际,都会哀怨吟道:秋雨……终断肠。

  原名段天涯的孤魂断肠也是单相思症候群,而比起白云轩,他对心上人的追求可谓狂热,也十分极端。关于他的故事,要从那年君山春时说起……

  原来天香“白玉勾”之主秋雨曾奉师命前往君山,其姣好颜色引得一众丐帮弟子倾心不已,段天涯也是其中之一,他更一度“痴汉”到舍弃苦练多年的掌法,武从钩法,只为与秋雨同占一个“勾”字。说起这段天涯,曾是年轻帮众中武功造诣最高的才俊,更加之精明强干、心思锐敏,帮主江匡也对其青眼有加,以至于很多人认为下一任帮主非段天涯莫属。拥有如此资本的段天涯颇为自信,但万万没想到,面对丐帮一群极尽殷勤之能事的狂蜂浪蝶,秋雨最终选择了疯丐潘越人,两人甚至打算携手于太白沉剑,做一对双宿双飞的神仙眷侣,自信心大为受挫的段天涯妒火中烧,在二人沉剑之时出手偷袭潘越人,但却被太白弑剑使所阻截,最终负伤而逃隐于山林修养。后来江匡得知门下弟子此番不义之举,大为震怒,更是协助太白追查段天涯之下落欲清理门户,暗中回返丐帮的段天涯心知已无依仗,意冷心灰之下决定报复舍弃自己的丐帮夜中偷袭,在折损丐帮十六名好手后方被击毙,坠入洞庭,不知所踪。

  若事情到此终了,江湖上不过少了一个痴情忘性的人,但段天涯命不该绝,为杨峥所救,又得其传授离别钩法,终于在杜云松寻到他时,以孤魂断肠之名在神武门成就了另一段江湖风云。他恨夺爱的潘越人,恨抛弃他的丐帮,唯独对秋雨深情不悔,直至授首仍念念不忘,可以算得上天刀痴汉NO.1。

  “留我热吻,是精彩戏份”——玉嫣然

  看到这个名字,想必很多少侠都感陌生,玉嫣然是谁?她是天魔女,是从不曾出现在正剧中,被一笔带过的配角,在鲜有人知的岁月角落,她将一枚吻痕,留在了丐帮帮主江匡唇间心上。

  那时的江匡还没有接掌丐帮,他的师父,当时的丐帮帮主郭荣死于魔教余孽之手,拒绝继任的江匡为复仇独闯天山,因缘际会下结识了性情烂漫的天魔女,在她的陪伴下,江匡逐渐接近师父身故的真相,原来郭荣是为救魔教巫君念而死,两个正邪敌人亦是有缘无分的情人,巫君念与江匡在雪宫中展开决战,最后她以命偿还郭荣的救命之恩。江匡在离开之际被天魔教以魔血标记为死敌,天魔女玉嫣然舍命助其脱逃,更在身中火流星,躯体即将爆裂之际于江匡唇畔印下一吻后将他推离陷阱……

  在天刀江湖畅玩时,你或许不曾留意过玉嫣然的故事,但此刻听闻,你应该会记住这个美好的名字很长一段时间。

  “我承认都是月亮惹的祸,那样的月色太美你太温柔”——秋水清

  “怀璧其罪”四字无疑是孔雀山庄的真实写照,原本坐拥天下第一暗器,风光无两,无人敢犯,最后却沦落到“九重院落,三十六座楼台,八十裏基业,五百条人命,三十代声名”,一夕倾覆。尽管庄主秋水清也曾百般挣扎,试图自这场血雨腥风的旋涡中逃过一劫,但无论是公子羽夺宝的野心还是江湖宿怨的纠缠,都远非他所能左右,而同样令他无可奈何的还有一段难以忘怀的感情。

  这场错把路人当良人的悲情戏码上演在公子羽与白云轩经东越阻击天风流一战,共谱“云羽”佳话之后。其时,天香谷主梁知音已然看出白云轩对公子羽怀有情愫,便做主张待其向公子羽提亲,就在天香弟子均以为谷中会有一场盛大婚事之时,公子羽竟声称自己已成婚,留下“相逢恨晚”四字便了结了这场有意为之的荒唐“误会”。是夜再探天香的公子羽将自己的身份向白云轩和盘托出,同时向她承诺,有她在一日,永不与天香为敌,白云轩也终于放弃无谓的理智挣扎,决意以一个朋友的身份随公子羽共进退,与武林正道为敌。

  公子羽的“美男计”虽大获成功,另一边,明月心却醋海翻波,但她又不愿作小女子态于这种事上多作计较,于是前往酒馆买醉浇愁,却于此时此景邂逅了秋水清。只是匆匆一眼,风华正茂的秋庄主就色授魂与,当即便向自称姓“卓”的明月心求婚。

  彼时晚风微寒,酒馆外市井喧嚣渐寂,仅余耳畔传来的杯盏交落夹杂三二醉言,以及掌柜不时拨动的算珠声响。江湖第一美人伏于未漆红的酒案之上,一只素手支着下巴,指端尚捻着残酒轻轻摇晃,在斑驳油黄的素木纹理映衬下,犹如一柄泛着宝光的白玉如意,一对眸子虽已醉意朦胧,映着案头星烛,竟也格外明亮。她饶有兴趣看着眼前规规矩矩行揖礼、冒冒失失便求婚的秋水清,只看得对方原本炯然的眼神生出些许闪躲,才幽幽说道:你不是我在等的那个人。随后将手中残酒一饮而尽,复又探向酒壶。而一只骨节分明的手快她一步,挟了酒壶便扬起一弯晶莹的水线,将佳人面前已空的杯斟满,又一敛长袖,持起自己的酒杯,这方接道:“无论你所等的是何人,如今在你身边的人则是我。”

  文案中风轻云淡地写道“两人共醉一夜,第二日秋水清醒来之时却发现明月心已悄然离去”,究竟有没有发生风月之事,无证可考,但唯一能确认的是,这一夜,成了秋水清的劫。

  虽然直到最后的最后,秋水清没能再见到那抹念念不忘的倩影,但透过那名唤骆莺的痴情女子绝崖之上倾城一舞,我们不难窥见秋水清同样经年未改的痴心。

  或许秋水清喜欢的并不是高高在上的明月心,而是那个月朗风清的晚上,与他一醉方休的卓夫人。

  只可惜一朝酒醒,那厢有情人嫌隙已释,纵使佳人真有过旖旎心思,怕也早就在心间自行了断了,自此,明月心依然是明月心,卓夫人却再也不是卓夫人了。

  “四目交接的时候,不要停留太久”——齐落梅

  唐青枫潇洒俊逸,风流倜傥,俘获万千江湖少女芳心,很多人都喜欢他,齐落竹的妹妹齐落梅也喜欢,而且可能喜欢了很长一段时间。

  齐落梅小时候曾经被人贩子拐走,兄长齐落竹五内俱焚,只好求助好友唐青枫。唐齐二人卧底人贩子集团数月,不仅将全部被拐卖的孩子全部救出一一送回家里,还将整个集团牵丝引线连根拔起,成为一件当时的大案。

  但年龄幼小的齐落梅蒙上了心理阴影,回家数月都闷闷不乐,还会被噩梦惊醒。

  而在齐落梅生辰之时,唐青枫有意纾解其愁闷心绪,便一手安排,为齐落梅放了一夜的焰火,植了一城的梅花,还有通灵性的孔雀仙鹤翩翩起舞,终于令得齐落梅破涕为笑。当时唐青枫特意委托苏夜来给齐落竹齐落梅兄妹做了一套衣裳。齐落梅很喜欢很喜欢这套衣裳,过年过节的时候才拿出来穿。

  这就是时装圣绣·落梅的来历。

  在后来的节日任务中,欲邀唐青枫泛舟的齐落梅也在有意无意间传达了某种暧昧情愫,唐青枫确实好,相貌好,家世好,脾性更好,再加上年少相救的一段渊源,齐落梅喜欢他似乎是顺理成章,而因为兄长齐落竹的缘故,唐青枫也不好直言拒绝,这段少女怀春的暗恋故事才得以继续下去。

178游戏网声明: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并不意味着赞同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扫码关注我们